收购推迟三个月 LVMH+蒂芙尼差哪了

皇冠 报导:

因疫情影响,至今未审查完的LVMH收购蒂芙尼案再次推迟,奢侈品行业最大收购案前景不明。路透社8月25日消息,LVMH与蒂芙尼的收购交易截止日期推迟了3个月。疫情侵袭,奢侈品行业一夜入冬,蒂芙尼身价大跌,LVMH按照原价购买无疑“血亏”,而全面受挫的蒂芙尼显然也不愿让步。但鉴于LVMH急需补齐珠宝腕表短板,可能不买也得买了。

并非空穴来风

法国奢侈品巨头路威酩轩集团(以下简称“LVMH”)和美国珠宝品牌蒂芙尼公司(以下简称“蒂芙尼”)已将收购交易截止日期推迟3个月,即从8月24日推迟至11月24日。北京商报记者就此消息联系LVMH及蒂芙尼,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。

去年11月,LVMH提出以每股135美元、约合162亿美元收购蒂芙尼,这是LVMH历史上最昂贵的并购交易,同时也视为奢侈品行业的最大并购案。彼时,LVMH董事长兼CEO Barnard Arnualt曾表示:“我们无比尊敬和钦佩Tiffany,会以我们对每一个珠宝世家的奉献和承诺来发展这个珠宝品牌。”

尽管双方并未给出明确回应,但收购的推迟并非空穴来风。实际上,截至目前,二者的收购并未获得相关监管部门的批准。今年4月,蒂芙尼对外表示,由于新冠疫情的全球肆虐,澳大利亚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对该笔收购案的法定审查截止日期从4月8日延长至10月6日,该交易无法按照原定时间完成,需要延迟。

根据公开报道,这两家公司的交易已获得美国监管机构的批准,正准备向欧盟的并购交易监管机构欧盟委员会提交申请。

但疫情不止推迟了交易,更严重打击了交易的买方LVMH。作为全球最大的奢侈品集团,2020年上半年,其净利暴跌了84%,销售额也同比下滑27%至184亿欧元。

尽管LVMH在7月底发布财报的同时表示,2019年与蒂芙尼达成的收购,一旦获得所有监管部门的批准,该价值162亿美元的交易就会完成。

但这个时候花费162亿美元吃掉蒂芙尼,对于LVMH来说,恐怕有些吃力了。要客集团CEO、要客研究院院长周婷指出,在疫情影响的现状之下,LVMH收购蒂芙尼肯定要进行重新评估。实际上,疫情侵袭,奢侈品行业整体受到了很大影响,但与此同时,前几年冲高的品牌价值上的泡沫也被逐渐打掉,奢侈品价格走低,收购价格也随之降低,企业之间的收购行为也逐渐回归理性。

“买不起”与“大减价”

实际上,LVMH与蒂芙尼约定的135美元每股的收购价格,几乎接近蒂芙尼的史上最高股价。

2019年的蒂芙尼,虽然并非巅峰,但也风光无限,频频交出令人惊喜的成绩单:中国内地市场“增长强劲”、财报超出华尔街预期、在中国内地开通电商……彼时LVMH收购蒂芙尼,业界直呼将亲眼见证这场奢侈品行业最大收购案。

彼时的强强联手在疫情的侵袭之下,一个“买不起”,一个“大降价”。

今年上半年,蒂芙尼股价一度跌至117美元/股。截至本周一收盘,蒂芙尼股价为127.03美元,市值约为154亿美元。哪怕LVMH以此价格将蒂芙尼收入囊中,依然可以少花费8亿美元。

半年之内,两度有消息传出LVMH正在考虑以更低的价格在公开市场上收购蒂芙尼股票。今年3月,有媒体报道称,LVMH已经与蒂芙尼董事会就市场购买的想法进行了讨论,并正在讨论这一想法可能面临的法律障碍。

今年6月,再次传出消息称,Barnard Arnualt正在想办法重启与蒂芙尼的谈判,并可能向蒂芙尼压低收购价格。按照彼时蒂芙尼的股价计算,LVMH能以低于收购报价将近13%的价格买到蒂芙尼股票。

随后,LVMH发布声明,否认考虑从公开市场收购蒂芙尼的股份,排除了在公开市场压价的可能性。业内认为,法律上的阻碍以及LVMH对自己在商界的信誉考虑,最终导致Barnard Arnualt放弃了上述想法,LVMH若重新谈判,至少需要支付5.75亿美元的费用。

不过疫情之下,蒂芙尼的还债能力确实成为了横在LVMH收购案面前的拦路石。据悉,LVMH此前与蒂芙尼进行讨论的一个重点就是,检查蒂芙尼是否遵守了债务契约。如果蒂芙尼确实违反了贷款协议中规定的条件,LVMH集团就有机会利用这一点作为筹码,退出交易或协商更低的交易价格。

不过,蒂芙尼最终还是成功“绝了”LVMH的念头。6月8日,蒂芙尼公开表示,与债务人达成了新的协议,截止到4月底,已经遵守并完成了所有债务约定。

尽管如此,进入2020年以来,蒂芙尼的日子依旧不轻松,用一季报的话说是“全面受挫”。今年一季度,蒂芙尼净亏损6500万美元,全球约70%的店铺处于关闭状态,各地的销售额下降幅度均达40%以上。

迎难而上?

如果LVMH与蒂芙尼的交易告吹,意味着这将是新冠疫情影响破坏最大的收购交易案。不少分析师对这场“世纪联姻”的前景表示担忧,因为疫情不仅为这笔交易带来了更多的不确定性,同时整个奢侈品行业都进入寒冬,行业的信心也被逐渐消磨。

实际上,疫情之下,许多收购案都放缓了进度或者干脆终止。今年5月初,维多利亚的秘密母公司发布声明,与股权私募基金Sycamore Partners已达成共识,终止双方2月份就收购维密品牌大多数股权达成的交易协议。

自今年初以来,追踪奢侈品公司的彭博社Growing Market ShareA指数已经累计下跌了将近3/1,原因是不断蔓延的新冠病毒疫情阻碍了消费者对高端产品的需求。

就连LVMH的竞争对手历峰集团的股价都下跌到了2012年以来的最低水平。而LVMH收购蒂芙尼,正是为了对标历峰集团的珠宝品牌卡地亚和腕表品牌梵克雅宝。

一直以来,LVMH旗下腕表和珠宝部门是集团内部的“短板”。2019年,LVMH销售额同比增长15%,而其腕表和珠宝部门的增长速度仅为4%。

因此,哪怕是在市场暴跌的形势下,全球最大的奢侈品生产商依旧想要收购珠宝领域中的知名品牌。考恩公司分析师Oliver Chen告诉北京商报记者,如果LVMH不收购蒂芙尼,那么由于所谓的“硬奢侈品”(包括珠宝和手表等)产品类别有着很高的门槛,LVMH想要在这个市场上获得份额是很困难的。而一旦收购蒂芙尼,将其打造成第二个宝格丽,将帮助LVMH向历峰集团挑战全球珠宝业务的主导地位,更容易触达更多美国的高端消费者,以巩固其奢侈品行业地位。

中国珠宝玉石首饰行业协会分析认为,从LVMH内部来讲,尽管手表和珠宝部门收入和利润持续增长,然而在庞大的LVMH集团内部,其收入占比却逐渐走低。蒂芙尼加入之后,珠宝钟表在LVMH内部的占比将大幅提升。Bloomberg的统计数据亦显示,加上蒂芙尼之后,LVMH将超过历峰集团成为全球第一大珠宝集团。

“我们确信这两家公司都将决心完成这笔交易。”Oliver Chen指出,“LVMH很可能已经关注、考虑和想要这项资产好几年了。”

皇冠 下期再见。